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我才是第一夫人好吗?” 伊万娜·川普的一生
作者:admin  日期:2022-08-12 16:22 来源:未知 浏览:

  “她帮助丈夫建立了他的房地产帝国,他们成为了上世纪80年代典型的权力夫妇之一。”1.

  迷人的捷克裔美国女商人伊万娜·川普(Ivana Trump)于周四(7月14日)在曼哈顿的家中去世,她在上世纪80年代与唐纳德·J.川普(Donald J. Trump)高调的婚姻,使他们成为那个时代典型的纽约权力夫妇之一。她享年73年。

  川普在他创立的保守派社交媒体平台Truth Social上发表声明,宣布了她去世的消息。

  一天后,纽约市首席法医办公室公布了伊万娜·川普的死因,称其身体受到钝器撞击,事件被定性为“意外”。执法部门早前表示,伊万娜不小心从家中楼梯摔下身亡,一名维修工人在一杯打翻的咖啡旁边发现了遗体。

  在他们的婚姻中,伊万娜获得的媒体关注几乎和她的丈夫一样多,他们联手将20世纪80年代定义为精英阶层过度浮华的时代,川普在2016年竞选白宫之前,也曾用这种形象来推动自己成为一个超级电视名人。1985年,川普夫妇家。和丈夫一样雄心勃勃的伊万娜喜欢吹嘘“50年后,我们将成为洛克菲勒家族”。

  当她的丈夫傲慢无礼、举止粗鲁时,伊万娜则给这座城市的有钱精英留下了迷人而老练的印象,为川普打开了进入上流社交圈的大门。她和丈夫一样雄心勃勃,喜欢吹嘘“50年后,我们将成为洛克菲勒家族。”

  她不仅仅是一名社交名媛:尽管川普经常吹嘘自己的商业实力,但伊万娜实际上在他的房地产帝国的建设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这一点从他们1977年结婚后不久就已经开始。

  她经常被形容为痴迷细节的工作狂,和丈夫一起参与了他早期的几个标志性项目,比如曼哈顿的川普大厦和新泽西州大西洋城的川普泰姬陵(Trump Taj Mahal)赌场的开发。

  她曾是他的公司川普集团的室内设计副总裁,管理着他最珍贵的房产之一广场酒店(Plaza Hotel),同时抚养着他们的三个孩子。伊万娜和她的女儿伊万卡和儿子埃里克。“我相信养育如此优秀的孩子是我的功劳,”她在提到川普家的三个孩子——伊万卡、埃里克和小唐纳德时写道。

  这对夫妇在1990年离婚,部分原因是川普与后来结婚的玛拉·梅普尔斯(Marla Maples)有染,这为小报提供了好几周的素材。在一份证词中,伊万娜指控他强奸了她,尽管她后来表示,她并不是指字面上的这个词。

  这次离婚让伊万娜似乎成了被抛弃的妻子的经典形象——她甚至在1996年的电影《大婆俱乐部》(The First Wives Club)中客串了一个角色,在电影中,她告诉一群心怀不满的离异女性,“不要生气,分走一切!”

  她的商业才能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她开发了一系列服装、珠宝和美容产品,并通过家庭购物网(Home Shopping Network)和QVC等渠道推广这些产品。她投资了美国国内和欧洲的房地产,并写了几本书,包括《最好的还在后头:应对离婚,重新享受生活》,以及最近的《养育川普》,一本关于她和川普婚姻的回忆录。

  在Facebook上发布的一份家庭声明中,她的孩子埃里克、小唐纳德和伊万卡写道:“我们的母亲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女人——商业上的一股力量、世界级的运动员、亮丽的美人、慈爱的母亲和朋友。”

  在川普的社交媒体平台上,他这样评价前妻:“她是一个出色、美丽、了不起的女人,过着伟大而鼓舞人心的生活。”他还说,“安息吧,伊万娜!”

  伊万娜·玛丽·泽尔尼科娃于1949年2月20日出生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哥特瓦尔多夫。她的父亲是一名电气工程师,母亲是一名电话接线员。

  伊万娜从小就很有运动天赋,尤其擅长滑雪,曾作为捷克国家青年队的一员比赛,这段经历让她看到了小镇之外的一些世界。(虽然川普喜欢说她是捷克奥运会滑雪队的替补队员,但没有证据表明事实确实如此。)

  她曾与奥地利滑雪教练阿尔弗雷德·温克尔迈尔(Alfred Winklmayr)有过短暂的婚姻,她后来称这是一段“冷战婚姻”,这让她获得了奥地利护照,搬到了加拿大。她说,他们从未住在一起,这段婚姻在1973年“解除”了。

  在加拿大,她担任滑雪教练,并作为模特宣传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她是在纽约的一个招待会上工作时遇到川普的,当时29岁的川普刚刚开始涉足曼哈顿房地产界。

  不到一年后,两人在作家、新教牧师诺曼·文森特·皮尔(Norman Vincent Peale)主持的婚礼上结婚。川普夫妇出现在一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中。

  川普的首批大项目之一是重新开发老旧的海军准将酒店(Commodore Hotel),它毗邻曼哈顿中城的中央车站。当时正在攻读室内设计执照的伊万娜也加入了他的行列。一开始,她负责监督管道工和电工,后来,就像她在1988年告诉《名利场》杂志的那样,在工程收尾时,她对“每一个枕头、每一张桌子和椅子,以及每一根铜柱”进行评判。

  该酒店于1980年重新开业,更名为君悦酒店(Grand Hyatt),它是一个耀眼的标志,标志着一个快速发展和物质过剩的新十年,这些品质后来成为川普品牌的代名词。

  伊万娜很快成为了川普生意中的幕后合伙人。她强调奢华:是她选择了位于第五大道的川普大厦的粉色大理石和闪闪发光的黄铜。虽然她坚持说她的丈夫是老板,但很明显,她也是他最亲密的心腹之一——例如,建议他决定进入大西洋城的赌场生意。

  她对不断壮大的川普家族的影响力更大。在《养育川普》的序言中,她极力吹嘘三个孩子,但也毫不讳言自己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

  她写道:“我相信,养育如此优秀的孩子应该归功于我。离婚前我负责抚养我们的孩子,离婚后我拥有他们的唯一监护权。我对他们的教育、活动、旅行、儿童保育和零用权有决定权。当他们每个人都大学毕业时,我对我的前夫说:‘这就是成品。现在轮到你了。’”

  这对夫妇利用他们的财富在纽约的社交场合崭露头角,但他们最终的形象远远超出了这个范围,投射到了远离中城摩天大楼的美国人的电视机和阅读材料上。他们成了八卦专栏、《人物》杂志人物简介、甚至《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小品的素材。

  20世纪80年代末,这对夫妇身家估计达到30亿美元,两人一路高升,而她却巧妙地驳斥了有关丈夫即将入主白宫的猜测。

  她告诉《名利场》杂志:“未来10年不会,绝对不会。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我们在这里投资了近十亿美元。我们不能把它交给第三方保管然后就去白宫了。它太年轻,太新。但再过10年,唐纳德也只有51岁,还是个年轻人。”

  然而,一年后,随着有关川普与梅普尔斯关系的谣言四起,他们的婚姻开始破裂。有人看到川普夫妇在公共场合争吵,据报道,川普把她锁在广场酒店的办公室外面。1990年,伊万娜获准与川普离婚。

  经过近一年的八卦和法律纠葛,法院于1990年12月批准了这对夫妇的离婚,理由是川普残忍和不人道的对待。但随后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和解大战,伊万娜坚持说,他欠她一半财产——她或许并不知道,当时他已经濒临破产。

  伊万娜培养了一批追随者:粉丝们在广场外守候几个小时,只为一睹她离开家或法院的风采。受人尊敬的八卦专栏作家利兹·史密斯(Liz Smith)成了某种程度上的伊万娜私语者,她在自己的文章中写了大量关于川普的八卦,帮助伊万娜在离婚后树立了一个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女强人形象。

  这对夫妇在1992年敲定了和解协议,基本上遵循了他们上次的婚前协议。她获得了1400万美元、他们在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有45个房间的豪宅、上东区川普广场的一套公寓,以及他们在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Mar-a-Lago)每年一个月的入住权。她还获得了每年65万美元的抚养费,用于抚养三个孩子。

  离婚后,伊万娜在上东区第五大道附近买下了自己的联排别墅,并按照自己的浮华风格装修了这栋房子。

  “我的家完美地反映了我的风格,”她在《养育川普》一书中写道。大理石楼梯通向二楼的“白色钢琴房”,再往上一层是一间“豹子客厅”。

  她开始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这一次是围绕时尚和美容,更重要的是,她试图建立一个与她著名的前夫不同的身份。

  “你不必写下我的姓氏,”她在1995年对《纽约时报》的一名记者说。“人人都叫我伊万娜。”1995年,伊万娜在曼哈顿的精品店出售自己的珠宝、香水和服装系列。

  在发展她的服装和珠宝业务时,她雇了三名秘书来帮她处理堆积如山的粉丝邮件,她试图亲自回复。她成为日间脱口秀节目的常客,也总是乐于在电视或电影中客串,她那一头高高的金发和依然清晰的捷克口音一眼就能认出来。

  尽管她在《大婆俱乐部》中告诫太太们要“分走一切”,但她基本上避免了川普进一步在公开场合陷入尴尬。

  “这不是一本对唐纳德复仇的书,”她告诉时报,她在1995年出版了《最好的还在后头》。“这是一本给女性的建议书。我加入了一些我的经历,但90%都是女性的故事。我最不想做的就是让唐纳德掺合进来。”

  她又结了两次婚。1995年,她与意大利商人里卡多·马祖切利(Riccardo Mazzucchelli)结婚,两年后离婚。2008年,她与意大利演员罗萨诺·鲁比康迪(Rossano Rubicondi)在海湖庄园结婚,川普也出席了婚礼。这段婚姻持续了不到一年。

  尽管伊万娜很少谈及前夫的总统生涯,但她偶尔会惹恼梅拉尼娅·川普,后者在川普和伊万娜离婚15年后与川普结婚——他的第二任妻子梅普尔斯尴尬地夹在两人之间。

  2017年,伊万娜在《早安美国》节目上说,她“基本上是川普的第一任妻子”,并补充说,“我才是第一夫人,好吗?”——这个说法引起了梅拉尼娅·川普发言人的强烈回应。

Power by DedeCms